隆乳假体植入整形业权健式乱象隆鼻割双眼皮小手术

  整形业“权健式”乱象:隆鼻、割双眼皮,小手术埋着风险的雷

  贵阳一位19岁女孩的意外离去,让公众再一次警惕起医美行业乱象。

  近日,贵阳女大学生夏丽莎在做隆鼻手术时去世。目前,调查结果未出,具体因何而亡尚无定论。但是有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麻醉意外屡屡发生,在整形机构中,因麻醉致死的比例最高。

  此外,现在很多隆鼻手术日益复杂化,这背后是整形机构大肆的虚假广告,诱导消费者在对麻醉和手术风险的茫然不知或懵懵懂懂中,去追求极致的整形效果。

  不能排除麻醉意外

  2019年1月3日,夏丽莎在做隆鼻手术时去世。1月4日下午,涉事的“贵阳本地最大的整形医院”利美康整形医院称,“考虑”这个年仅19岁的女孩死于手术中的麻醉并发症——恶性高热。这种麻醉并发症,发作率不到五万分之一,但死亡率很高。

  介入调查的贵阳云岩区卫计局表示,正在进行相关鉴定,将严格按照尸检报告和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置此事。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中西医结合分会眼鼻综合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印资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恶性高热综合征是一个非常罕见的麻醉并发症,难以预知,而且发生几率很低。由于太罕见,国内很多医院都没有常规备药。“(丹曲洛林)这个药很昂贵,两三万元(人民币)一支。几乎没听说过私人整形机构准备过这种药。”

  目前,上述事件尸检报告和调查结果未出,夏丽莎具体因何而亡,尚无定论。不过,有医美从业人士认为,目前的抢救记录较为简单,虽然有麻醉并发症的可能,但是不排除其他的可能性,毕竟麻醉意外屡屡发生。

  广东一位资深整形医生夏阳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麻醉最常见的意外是呼吸抑制,进而导致颅脑损伤。“就鼻部手术而言,麻醉风险高于手术风险。业内有人统计,在整形美容医院,因麻醉致死的比例是最高的。”

  根据公开信息,夏丽莎的手术是全麻。夏阳介绍,全麻分为静脉全麻和其他方式,其中静脉全麻是风险最大的,最容易出现的风险就是呼吸抑制。目前,夏丽莎手术时是否采取了静脉麻醉,仍有待官方调查结果。

  简单手术复杂化

  在很多人的概念里,隆鼻和割双眼皮差不多,都是微小的手术,风险几乎为零。甚至爱美女性中开始流行“午餐式美容”,指利用一顿午餐的时间就能接受一次(小的)整形,无形中忽略了潜在的风险。

  事实上,隆胸成功案例,隆鼻不代表就是微整形,即便是微整形,仍然有风险,毕竟医学美容不同于生活美容。

  医学美容,海外美容整形,是指运用手术、药物、医疗器械以及其他具有创伤性或者侵入性的医学技术方法,对人的容貌和人体各部位形态进行的修复与再塑。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医学美容和大众时常听闻的整形美容是一个概念,比如说隆鼻隆胸隆下巴之类的,但与美容美发之类的生活美容机构层次截然不同。

  根据目前的公开信息,广东另一位资深整形医生杨明推断认为,上述贵阳女孩做的不是简单的隆鼻手术,而是复杂的隆鼻手术。

  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简单的隆鼻手术,就是把硅胶植入进去,十分钟就能搞定,危及生命的风险微乎其微。但是复杂隆鼻,损伤大,出血多,熟练的医生都需要两三个小时,不熟练的医生则可能需要五六个小时。”

  为什么手术会变得复杂?有些是不必要的。原因或是客人追求更完美的效果,或是整形机构追求更高的利润,导致很多简单的手术变得复杂化。

  “本来有些手术,比如说隆鼻,简单隆个鼻大概能呈现80%的效果,费用大概也就几千元。但是有些客人追求100%的效果。”杨明说,其实,更多的客人是在整形机构的诱导下产生或坚定这个想法的。

  当然,极致的美对应的是复杂的手术,例如取出胸部肋骨做隆鼻的支架。这种手术费用高得多,可能达到十几万元,随之手术风险也大很多。理性的整形医生会劝说病人不要这样做,讲究真实和自然。但是,有些机构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只要你一来,就给你递上最好效果的手术方案。“你心动不心动?这样就好收费了嘛。”

  即便是更为风靡和便捷的微整形,也有风险。在医美行业,有一种默认的说法:微整形主要是针对注射类,而非手术类。

  “微整形是简单,但是简单中有风险。”黄印资说。他也是深圳格美医疗美容机构创始人。从业二三十年来,他见过微整形导致皮肤坏死或脑梗的,也见过一剂玻尿酸打下去,视网膜堵塞造成眼睛失明的,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虚假广告猖獗

  为什么原本简单手术就能搞定,但在部分整形机构从业人员天花乱坠的忽悠下,去做复杂的手术?这背后,是医美行业猖獗的虚假广告宣传。

  黄印资曾经前往国外整形机构参观,发现很多地方的专家就是简简单单开个小诊所,没有大规模营销团队,也不会砸大把银子去包装,就是做好手术,等客人主动去宣传。即便有些整形机构急于宣传,也不会夸大其词。

  “而国内,不少整形机构其实就像权健一样,追求虚假广告的耸动效果,不告诉消费者手术风险,告诉你的只是极致的整形效果。”

  他身边有一批老医生,进入医美行业较早,看不惯现在出现的诸多乱象,就选择老老实实地做手术。然而,那些善于用虚假广告和噱头去吸引客户的整形机构,“大把大把地赚钱。”

  “那些整形医生随便做个手术,三五万、七八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收入就能到手。这并不代表他们有多资深,只是会包装和营销罢了。”黄印资说,“去这些整形机构后,一般是咨询师接待你,他们大多并非学医出身,但是能说会道,给你分析,给你做手术方案。当然,他们给你的是费用高昂的手术方案,而不是务实的、符合你切实需求的。”

  此前,深圳整形美容行业协会秘书长张洪涛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非法整形机构的大量不合理竞争,加上大批投资者涌进医美行业,导致深圳合法的医美机构中,只有1/3是赚钱的。其中,广告宣传和人工成本是大头,两者占总收入的65%,刨去耗材和运营成本,合法医美机构的利润其实所剩无几。

  国家监管部门已经行动。2017年6月底,针对非法医疗美容乱象,国家卫健委(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7部门重拳出击,印发《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方案》,打击非法“微整形”等违法犯罪活动,维护消费者权益。该文件要求各有关部门相互配合,覆盖注射用透明质酸钠、胶原蛋白、肉毒素等药品、医疗器械生产经营使用,医疗美容培训,广告推广全链条,以查处案件为抓手,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露头就打,绝不手软。这被业内称为“史上最严整治非法整形”的行动。

  (本文来自于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李锋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